河北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设备厂家

齿轮行业龙头企业合资牵一发而动全身-(新闻)

2022年08月05日 河北机械设备网

齿轮行业龙头企业合资:牵一发而动全身

目前,我国齿轮行业有四大骨干企业,这四家企业是我国齿轮行业极具代表性的企业。南京高速齿轮箱厂代表我国高速重载齿轮的发展水平,洛阳中信重型机械公司是重型矿山齿轮的代表,重庆齿轮箱厂是重型船用齿轮箱的重要生产厂家,而杭州前进齿轮箱集团有限公司则是我国最大的综合性齿轮箱生产企业。这样的企业如果被外资控股,影响将波及到整个行业。9月23日,中国齿轮专业协会秘书长王声堂对记者如是说,“站在行业发展的角度以及行业战略安全的角度,合资可以,但我不同意外方控股。”

杭齿地位短期无人替代

关于杭齿正在与外商商谈合资一事,王声堂早有耳闻。他对记者说:“像杭齿这样的企业,不能轻易谈合资,并且还是让外方控股的合资。”他说,齿轮行业是属于技术、资金密集型行业,其中航空、船用齿轮又是技术要求极为苛刻的产品,代表我国齿轮行业的技术水平。

“如果杭齿合资成为事实,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我们在短时期内很难再培养一个新的企业达到杭齿现在的水平,其他企业也很难与新成立的外资控股企业竞争。”王声堂说,“据我了解,现在我国沿海绝大多数轻型军舰和渔船的齿轮箱几乎都是杭齿生产的。试想,这么重要的企业如果被外资控股,产业安全势必受到间接的威胁。”

王声堂说:“别小看一个齿轮的作用,齿轮行业几乎与所有的工业领域产品息息相关,从三峡电站工程到坦克、直升飞机、工程机械、汽车、仪器仪表。如果我们失去对齿轮行业的自主权,那么一系列工业产品的关键部件就掌握在他人手中,振兴装备制造业又从何说起。”

不能不计成本地合资

近十年来,我国齿轮行业发展迅速,增长速度一度高于机械工业17个百分点。现在,齿轮行业总产值已经达到500多亿元,在机械工业基础零部件中属于最大的行业。王声堂说:“总结齿轮行业的发展,我们既看到成绩也看到了不足。‘十五’期间,齿轮行业的工业总产值已经翻一番,产业集中度也大幅度提高,企业管理水平逐步与国际接轨,齿轮成套化、专业化水平得到提升。通过消化吸收以及自主研发,一部分产品接近或者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不过,齿轮行业整体自主创新能力不足。如自主研发的产品还很少,尤其是汽车变速箱,我国每年都要花费约100亿元进口。”

“现在,我国已经成为齿轮制造大国,但整体技术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通过合资引进国外先进技术与管理方式的初衷是正确的,但这绝不能盲目地不计成本地进行合资。”王声堂说,“外资看中的是中国的市场,即使和杭齿这样的零部件厂合作,外资也会在整机合资企业中把与之相关的零部件企业带到中国,所以我们应该理性地看待杭齿的合资。一个产业不开放就不会进步,但合资应有一定限度,尤其是行业龙头企业在合资时一定要占据自己的产业主导地位,没有哪个国家会对本国重要的企业轻言放弃控股权。”

齿轮行业危机迫在眉睫

王声堂举例说:“眼下,北京街头到处可以看到韩国现代汽车,它所用的零部件不是来自韩国独资企业就是韩国在中国的合资企业。”记者就此采访了北京齿轮厂的相关人士,得到的回答正如王声堂所说,现代汽车原本要采用北京齿轮厂的产品,但因种种原因还是采用了韩资企业的齿轮。据该人士介绍,原本北京市政府引进现代汽车是为了带动一系列的汽车零部件配套企业,但现在看来情况并非预期的那样。

据王声堂介绍,在齿轮行业,国产汽车齿轮变速箱是最薄弱的环节。目前,汽车自动变速箱核心技术完全掌握在外国公司手中。据统计,2001年我国进口汽车自动变速箱达4.8亿美元,2002年进口额达6亿美元,2003年进口额为8.6亿美元,2004年则达到11.6亿美元。预计五年之后,我国一半以上的轿车将采用自动变速箱,市场潜力巨大。王声堂说:“如果我们没有自主创新能力,到那时整个市场只能拱手相让,产业沦落到受制于人的地步绝非危言耸听。”

王声堂说:“现在齿轮行业的危机迫在眉睫,政府以及协会都没有发挥积极有效的作用。在合资问题上,政府没有明确的相关政策法规,舆论导向也不清晰,行业协会又缺少有效的管理办法,地方政府往往采取一卖了之的做法,这对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是不利的。”

程序应当规范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声堂不断向记者强调,在合资事件的背后,杭齿大股东的态度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据记者调查,杭齿于1996年实行股份制改造,改造后杭齿的股本结构是:杭州市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出资15055万元,占55.48%;中国工商银行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债转股出资6000万元,占22.11%;中国建设银行的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债转股出资3600万元,占13.27%;中国银行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债转股出资2479万元,占..14%。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杭齿资本由四个股东组成,根据《公司法》有关规定,公司的权力机构为股东大会,公司的决策机构为董事会,公司执行机构为经理层。因此,公司的重大决策应分别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做出,而不是由单一的股东说了算。此次杭齿与外方合资过程中一系列意向书的签订,据说没有经过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据该人士介绍,早几年杭州市政府就提出杭齿兼并杭拖,企业最初不同意,最终还是同意了,结果证明是失败的,为此杭齿承担了数百万元的损失。

记者在调查过程中获悉,目前杭齿的资产管理权已经有所改变,从今年1月1日起杭齿已经划归杭州市萧山区管理,大股东也由杭州市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转为萧山区经济发展局,人事任免权待下一步明确。记者曾与萧山区经济发展局有关负责人进行电话联系,面对记者提出的“如何看待杭齿合资一事”,该负责人只说了一句话:“杭齿的事情我们是从萧山整体战略发展角度考虑的。”上述知情人士分析,从目前情况看,即使杭齿的三个小股东不同意,作为国有股的大股东极有可能采取收购三家股份的方式,最终实现由国有股一家与外方进行合资。

据熟悉行业情况的专家讲,2004年11月30日,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曾经发出24号文件,明确规定船舶中高速柴油机、辅机、无线通讯、导航设备及配件设计制造企业在合资中应由中方相对控股,杭齿产品应属于船舶中的辅机设备,因此合资的控股权应该掌握在杭齿手中。

王声堂说:“现在杭齿所在的杭州萧山区每年工业总产值大概2000多亿元,相比之下,当地政府不会很在意杭齿合资了会怎样。”

美国大学秋季入学时间

竞价托管在企业作用的体现

SEM竞价外包托管

美国前100名大学相当于中国